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三十七章 古梦:黑暗中的怪物【4000字】

作品:全境污染|作者:白胡子的猫|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21-04-08 12:58:51|下载:全境污染TXT下载
  夏仁在旁边地上捡了一块碎石丢进去,过了许久,也不见有回音传出。

  井口内幽暗无比,并传出彻骨的寒意,深不见底,宛如连同另外一个世界的深渊。

  夏仁趴在井口看了两眼,发觉自己竟然产生了进入井中的可怕念头,于是赶紧退了回去。

  “皮克曼会在家里留下井口的画面,说不定有什么深意,但井内深度犹未可知,贸然下去最大的可能会直接摔死,尤其现在还不知道里面是不是隐藏着其他危险。”

  人们之所以会害怕黑暗,是因为不知道黑暗中到底藏有什么秘密,最大的恐惧,往往来源于未知。

  夏仁决定暂时不冒这个险。

  他将注意力放在了屋内的其他地方,发现另一边还有一幅被布罩着的画。

  他走过去,掀开画布,发现那是一副尚未彻底完成的画作。

  即便如此,这幅画也足以令人惊骇到发狂。

  那生物异常巨大,和周围景色对比,足有至少五米多高,人类现有的语言根本足以描绘出它准确的样貌,任何词汇想要应用到它身上,都会显得无比的匮乏,在看到它的瞬间,夏仁的脑海就一片空白。

  它远要比人类幻想出任何恶魔都要可怕,那赤红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无边的恶意,它蹲伏在一片墓地中,身躯庞大干瘦,仿佛只剩下一层干瘪粗糙的皮肤,但是下肢肿胀,就像是泡在水里的腐败死尸。

  怪物怪物瘦骨嶙峋的双爪间抓着一个人,它正张开血盆大口,用泛黄的尖利牙齿,啃噬手中的食物……或者说,是啃噬那具人类的尸体。

  真正令夏仁感到颤栗的,不完全是那画中所要表达的内容,而是画作本身。

  皮克曼用他邪恶到无人能够理解的技巧,将这个蹲伏的怪物异常真实地描绘了出来。

  那拥有着犬类面孔、以及腐朽肿胀身躯的怪物仿佛就在自己的面前,夏仁甚至能够感受到它那血腥残忍的进食欲望,以及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霉菌和腐烂肉体糅杂在一起形成的滔天恶臭。

  哪怕皮克曼并没有将它的全部描绘出来,但毫无疑问,这就是真正的食尸鬼,仅仅是一副未完成的画像,就能够令人产生绝望的恐惧。

  便在这时,夏仁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异响,他从可怕的幻觉中清醒,望向一旁,发现响声来源于那些上锁的门后。

  艾略特非常紧张,刚刚轻松一些氛围瞬间荡然无存。

  他再度劝说夏仁赶紧离开这里,天知道那些从未探寻过的房间内,潜伏着怎样的恐怖。

  而这次,夏仁选择听从艾略特的意见。

  他虽然并没有能够找到皮克曼,但见到这些画之后,皮克曼的去向,他大概也能猜到。

  那口井他暂时没有把握下去,继续留在这里,除了平白遭遇危险之外,已经没有其他意义。

  两人正准备从刚刚来时的通道离开,突然,其中一扇紧锁的房门,传来沉重的撞击声,门后仿佛关押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野兽,想要冲破禁锢。

  “快走!”

  夏仁不再犹豫,推着艾略特的后背,让他加速逃亡。

  两人走进了漆黑的通道,油灯上的火苗因为他们快速的移动,随时都有可能熄灭,光线微弱地根本不足以看清道路。

  与此同时,房门破裂的声音传进两人的耳朵,紧接着,那隐藏的怪物四肢奔跑着,朝他们冲了过来。

  粗重的喘息声和脚步声距离两人越来越近,他们的速度根本无法和怪物相比,继续这样下去,即使跑出了通道,他们也会被对方抓住。

  夏仁头皮发麻,关键时刻,他想到了自己身上随身携带的,有可能给怪物造成伤害的武器——那把左轮手枪。

  黑暗中,他看不清具体情况,只是凭借着本能,掏出手枪朝着后方连续扣动扳机。

  嘭!嘭!嘭……

  连续六声枪响,夏仁一口气将左轮手枪中的子弹全部射完,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了通道,来到了刚才进入的第一间地下室。

  不知道是子弹产生了作用,还是枪声吓退了对方,怪物似乎没有再跟过来。

  他们沿着楼梯,一路跑到门厅,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却不能带来多少安全感。

  他们一刻也不敢停歇,直到跑出了街道,见到行人之后,才双双力竭,坐在地上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极度的紧张和恐惧之下,两人肺都快跑炸了,每一次呼吸,喉咙和器官都有些火辣辣的疼,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缓过劲来。

  他们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表情,互相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残留的惊惧。

  “那从封闭房间里冲出来的,到底是什么?”艾略特犹有余悸地问道。

  夏仁摇摇头:“当时太黑了,我也没看清。”

  他不会将真实情况告诉艾略特。

  实际上,在开枪的瞬间,通过枪口冒出的火光,他隐约看到了怪物样子。

  那是一个枯瘦的身影,体型大约要比野狼大上一圈,它全身除了头部,其他地方都没有毛发,而且奔跑的姿态也很怪异,仿佛并不是天生习惯用四肢奔跑的动物。

  为什么地下室会关押着那种可怕的生物,夏仁并不知晓,事情的真相,恐怕只有皮克曼本人知道。

  “幸好你带了枪,不然咱们俩都要死在那里。”

  艾略特说完,似乎也意识到什么。

  “皮克曼的失踪,会不会是……”

  他已经下意识地认为皮克曼在地下室遭遇了不幸,而并没有往更加可怕的方向去揣测。

  “大概不会,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血迹不是吗?”

  夏仁抬头望着天空,太阳已经向西偏移,阳光也不如正午时那般耀眼。

  他的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站起身说道:“我要回家了,德丽莎还在家等着我。”

  艾略特也赶紧站起来,对于他突然要离开,感到有些猝不及防:“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夏仁叹了口气,说道:“我丈夫是在帮派斗争中去世的,现在那个敌对帮派已经控制了我们的街区,早上出来都是我都是偷偷跑出来的,回去更要花时间,而且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找上门来,我必须趁天黑之前到家,防止女儿出现什么意外。”

  艾略特犹豫了一下,问道:“家里就剩你和你女儿两个人了吗?”

  夏仁没有多想,就说道:“是啊,原本我是想找到皮克曼的,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这个小叔子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食尸鬼幼崽。

  巫师和食尸鬼族群之间的渊源,要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古老。

  艾略特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鼓起勇气说道:“不如我送你回去吧,有我在,你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怎么样?”

  “你?”

  夏仁很是意外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目的。

  艾略特以为她怀疑自己不怀好意,说道:“皮克曼不一定是失踪了,我也不过才几天没有见到他,说不定咱们找他的时候,他刚好不在,晚上又回来了呢?”

  尽管夏仁不太相信皮克曼能够回来,而即便他回来了,自己也不可能信任一个食尸鬼幼崽,将德丽莎交给对方,但艾略特的提议真的很有吸引力,在混乱的街道,一个女人的份量,和一个男人是完全不同的,至少有后者在,前者的安全就能得到很大程度的保证。

  眼看夏仁有些动摇,艾略特继续说道:“我是大公司的职员,那些小帮派不敢对我们不利,这个你可以放心。”

  夏仁思索了几秒,点点头说道:“好吧,那麻烦你了。”

  对于她能够同意两人一起回家的提议,艾略特显得非常开心,两人走到稍微繁华一点的街道,打了个车,朝着安娜家的方向赶去。

  不过富人区的出租车不会轻易越界,到了穷人区,他们只能换乘马车。

  是的,迈瑞肯国还是有马车存在的,并且在穷人区很常见,是民众们生产和交通生活的重要工具,毕竟汽车在这里太过稀有,不是穷人能够用得起的,即便买的起,也需要开到富人区才有加油站。

  夏仁来的时候出于谨慎,害怕被巫毒帮在大路上设置的关卡拦住,才没有敢坐马车,不过现在有艾略特在,安全已经不是问题了。

  车夫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但是面容显然要比他的年轻更加苍老,这里的人们要面对沉重的生活压力和来自外界的各种危险,以及分配严重不均的医疗资源,普通人能够活到六十岁,已经能够称得上是高寿了。

  两人坐在车厢内,艾略特口才并不太好,找了几个干巴巴的话题,都很难聊下去,所以很快陷入了沉默。

  夏仁望着路边的风景,在脑海中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这个古梦简直就是地狱模式,在找到旧日支配者的线索之前,首先就是要担心最基本的生存问题。

  生活在一片混乱的街区,周围处处都是来自人类的威胁,而偏偏自己还没有什么能够依靠的助力。

  家里唯一的男人开局暴毙,自己这幅身体又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性,还需要照顾一个更加柔弱的小女孩,他不知道这个古梦要持续多久才会结束,如果是和第二个古梦那样,只需要待一晚还好,怕就怕在和第一个古梦情况类似,需要生存一个月,乃至更久的时间。

  在古梦中待得时间越久,离开古梦时的副作用就越大,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真实,沉浸越久,就越是难以区分现实和梦境之间的差异。

  古梦尚且如此艰难,博士一直进行的时空旅行,难度更是无法可想。

  那都是其他时间线的现实,他要在在那些漫长而又真实的世界中保持清醒,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煎熬而不迷失自己,不知道的又需要怎样顽强的意志。

  夏仁叹了口气,对于未来,充满了忧虑。

  他打算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暂且随波逐流,因为根据前两次的经验,就算自己什么都不做,周围的环境也会迫使他走向通往旧日支配者的死路。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稍有不同,孤身一个女人,尤其还带着一个孩子,是很难在迈瑞肯国生存下去的,如果接下来古梦没有任何进展,那么即便冒险,他也必须要亲自进入那口井中看看情况。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秦芸还处在危险之中,夏仁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不产生焦虑情绪,在古梦中多待一天,他就多承受一天的痛苦,时间长了,就算他的意志在如何坚强,也难以承受。

  不过目前,他最需要担心的还是如何在古梦中生存下去。

  现在的家处在巫毒帮的势力范围,作为和其作对的帮派成员家属,一般来说,巫毒帮是不会轻易放过她们的,哪怕只是老弱病残,也会遭到残忍的对待,以便帮派树立权威,更好的掌管新的区域。

  以往的帮派都是这样做的,尤其巫毒帮以凶残出名,更加不会心慈手软。

  所以,夏仁不得不考虑接下来要搬去哪里。

  能够离开迈瑞肯国,加入最高联盟政府当然是最好的,但是迈瑞肯国在边境建立了边境墙,防止本国人移民去外面,出境检查非常严格。

  但同时,迈瑞肯国的腐败也是出了名的,毕竟已经被大公司们掌控的国家,官员们早就习惯了拿钱办事,收受贿赂,那些大公司的老板基本都拥有最高联盟政府居民的身份,但也同样不影响他们公司在迈瑞肯国的地位。

  所以只要付出一笔价值不菲的贿金,就能随便离开国境。

  但安娜家也只是一个平常家庭,哪里有这么钱可以贿赂官员,这条路注定行不通。

  可是留在迈瑞肯国,一对势单力薄的母女,不管搬去哪里下场都不会轻松。

  夏仁不由得看了看身边的艾略特。

  大公司的职员,应该是比较有钱的,不过那也和自己毫无关系,艾略特不可能为了一个刚刚和自己相处不到一天的女人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更何况这具身体的主人已经结过婚,还有一个女儿。

  愁人啊。

  夏仁忍不住揉了揉额头。

  怕什么来什么,马车很快将要抵达城镇,结果正好碰上了巫毒帮设立的关卡。

  车夫赶紧下车,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堆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和那些吊儿郎当的帮派成员套近乎,然后艰难的从自己兜里抽出几张纸币,递到对方手里,乞求不要遇到麻烦。

  “白天我们帮有个人被杀了,谁知道凶手是不是就坐在你车上。”

  这点钱显然不能让几个帮派成员完全满意,他们粗暴地一把推开车夫,朝夏仁他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