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十一章 杨家那点破人破事

作品:古代逃生日常|作者:怒放的桔子|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1-04-08 12:59:25|下载:古代逃生日常TXT下载
  可能是杨老爹在外面呆过,认得几个字比村里人有见识,杨庆远不仅认字,还脑瓜活络。

  他这辈子其实没少倒腾,手里也有三瓜两枣,只不过他命不好。

  先是两个媳妇生病没少搭钱,后来娶了石氏把手里的银子又花了出去。

  儿子相续成亲,女儿出嫁,等到好不容易儿女都成了家,手里又攒了几个钱,朝廷和哪打仗要征兵,他们家按理要出两个人服兵役。

  结果两个大的联合起来,把老三推了出去,杨庆远又出银子把老大家老大的那个名额花钱顶了。

  石氏为了儿子终于奋起一把,可惜没成事。

  老三当兵没多久,就传来噩耗。

  当时他媳妇正怀着身孕,听到这消息早产了。

  石氏也大病了一场,为了孙子,硬挺过来了。

  早产那孩子十分聪明,杨庆远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对石氏照顾小儿媳妇和小孙子的行为只要不太过分就视而不见。

  几年前,杨庆远在官道上搭了个茶棚,给过往的客商卖些大碗茶和三合面的包子,几房都想去茶棚,因为他新定了规矩,谁得的银子归自己一房,只要每月交给他多少钱就行。

  所以杨家那二房为了银子相互挤兑,丑相毕露。

  这个规矩只是苦了三房那孤儿寡母。

  石氏和他闹过打过,可惜之前那几十年打过的底子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石秀华直摇头,“你们老杨家这破人破事,真是欺负人啊!”

  老杨家的杨庆远:“……”

  “放心吧,秀华,以后是咱俩,谁敢欺负你我先跟他拼命。”

  石秀华哼一声:“还用别人,就属你最欺负人。”

  话是这么说,脸色却缓和了许多。

  杨庆远心里松了口气。

  也不知道为何,他面对老伴时,总觉得亏欠她太多。

  可能是之前“作”的太厉害?现在身体好了,心虚了?

  “秀华,回那屋吧,小志和他娘还在东屋呢,还不定多害怕呢?”

  石秀华微微皱起了眉。

  这软弱的娘,给儿子娶的媳妇也跟她一样。

  温柔够温柔,善良够善良,却撑不起事。

  二人一前一后回到正屋,三儿媳何氏正低着头捂着眼睛,听到声音抬起头,石秀华就看到她那哭肿的眼睛。

  她心里微微摇头,“哭什么呀?我又没死。”

  何氏吓的一个激灵。

  石秀华想到原主的说话行事,不由苦笑,让她去学那温柔的性子她是学不来,重要的是,让她唯唯诺诺的当个受气包,她就是装都装不出来。

  不过,何氏胆子太小,她放缓了声音又说了一遍:“别哭,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

  对着这个跟自己外孙女同岁,儿子却已经六岁的女子,她那句自称“娘”实是在说不出口。

  看着何氏,脑海里全是姜然的脸,从小到大的,心里叹了口气:一天天鲜活乱蹦的外孙女只怕再也见不到了……

  她摸着小志的脑瓜顶:“让你娘别哭了……”这两个就是她在这里的亲人了。

  之前老伴生病,姑娘就是她的主心骨,可现在,她要给别人当主心骨了,就像姑娘小时候,姑娘年轻时候一样。

  想到这里,她脸微微一板:“你是当娘的,为母则刚,不要动不动就哭。你总不能让小志这么小就哄你就替咱俩撑起这个家吧!”

  何氏微微张着嘴,紧接着眼泪又落了下来,她看了有些头疼,回头看了一眼老伴,见他微微摇头,不由叹气:“行了,别哭了,我的话你好好想想……小志啊,跟你娘回去睡吧!”

  小志大声嗯了一声,他小大人似的走到母亲身前,仰着头:“娘,咱走。”

  何氏像个木偶似的跟在他身后。

  杨庆远说她:“慢慢来吧,这样性格也不是一天能改变的。”想了想又好笑道:“以前老嫌姑娘脾气急,现在这个慢的你又受不了……”

  石秀华叹气道:“我宁愿她急点。”

  又埋怨他:“又来招我想姑娘了。”

  ……

  今天是午后才开始赶路,虽然车里又闷又热,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累着,因此晚上大家还很有精神的坐在炕上唠嗑,并没有睡觉。

  姜延凯出去转了一圈,看着牲口都喂了草料喝了水正在休息,他才过来车这边:“雷子,进屋睡吧,这太难受了。”

  “不用。屋里也热,还是这外头凉快。这儿睡挺好。”雷玉刚顿了顿瞥了一眼那边的房头,“刚才那两小孩过来转了一圈。我不太放心。”

  姜延凯微微皱了皱眉,“这一家,好像没什么规矩。行,那你看着点东西也好,”又开玩笑:“咱们全部的家当可都在这了,真要丢了就麻烦了。”

  他去中间正房敲了敲门:“杨大郎?”

  杨大郎和二郎被父亲灰头土脸的骂出来,一对上他,那脸立刻变了,带上几分笑:“客官,有什么吩咐?”

  习惯性的就把茶棚里的作态带了出来。

  “有艾草没有?”

  “有有有……”

  “再拿个盆,点把艾草熏熏蚊虫,”想了想雷玉刚的话,还是要敲打一下,“虽说我们没什么值钱东西,可出门在外,安全第一,我兄弟不太放心,要睡在外面,我看这山上蚊子太多了,怕他睡不好。”

  “是是是,”杨大郎习惯性的附和着,说完才觉出不对,他忙陪笑道:“客官尽管放心,我们虽然家贫,却也不是那手脚不干净之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开茶棚挣那点辛苦钱,您说对吧!”

  “那倒是,真要那样,你们也干不长。”

  姜延凯看着他弯腰费力的搬了一石头盆过去,又点了一把艾草放进去,这才摆了摆手:“多拿点艾草过来,省得半夜又有蚊子。”

  这玩意有的是,杨大郎也不至于抠索的不舍得,又去拿了些放到旁边。

  “谢谢大郎。”

  姜延凯客气的道了谢。

  等杨大郎进屋,他才好奇的伸手去摸那石头凿的盆。

  还挺光滑,不过里头有些浅,石头又重,其实作用不大,但可以省钱不用匝木盆了。

  “雷子,这回……”

  话没说完,天上一个炸雷响起。

  轰隆隆,雷声一声接一声,紧接着闪电在黑夜里划出道道亮光。

  姜延凯骂了句粗话,一伸手先去敲了下窗户,让屋里人出来帮忙,嘴里不忘大声吼着:“雷子赶紧的,这粮食要浇了雨可就完了。”